当前位置:首页 > 我们村里的老人们(1)

我们村里的老人们(1)-深圳梅記

我们村里的老人们(1)

深圳梅記 世间百态 2016-11-18 530次查看 0条评论

     年龄大了,往往就会常想起小时候,最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,经常喝高了还肆无忌惮的狂言还年轻!现在想来或者纯粹是自己发了羊吊。

闲着无事,我于是细细的拼凑起一些零碎的回忆。

     从记忆最早起,我就有一个老邻居:西妹嫂。

     她家和我一样,是村里为数不多姓梅的一家,所以感觉是很亲切的,由于我家数上去几代,都是单传加老年得子嗣,所以辈分很高,几乎附近姓梅的都叫我爸老叔公,老话好像有句“大的叫哥,小的叫叔”所以我小时候叫不是亲戚的大都叫哥、嫂,西妹嫂就是这样叫来的,而她则经常叫我细叔公,或者确实也是当讲笑的。

     我知道她的时候她或者已有6、70岁模样,一年四季头上一个直帕哩、驼着背、微微显出尖峭的下巴总是合不到上唇,使人一看就知道她的牙齿已经掉光了,这也是很正常的,那时候估计还没牙膏卖,纵然有,也断不是我们农村人用的起的。但脸上总会显现出慈祥的微笑,偶尔见有小孩走近,便会问下“XX古、XX妹,食哩饭么”

     我甚至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姓什么、从哪里嫁到我们村的,只知道她好像很孤单,但又很喜欢看着小孩子玩耍。

     春天里,我们那里还很冷,甚至还会下雪,长大后我几乎没听说过老家下过雪,那是很难看见她的,估计是整天的在房间里烤火,要不然能做什么呢,没wifi、没t v,甚至没有人愿意和她聊天,和一个没牙的老太婆有什么好聊呢是吧,反正过了年那一段时间是农村人最闲的时候,即使有什么活干,她那年纪也做不了什么了。那时候的烤火,全村人大概都差不多,用烂的瓷脸盘,倘若没有,那就用土窑,底下放一层烧红的木炭,上面持续的撒上我们那地方独有的山茶油果的壳,刚刚撒进茶果壳的时候,一缕白烟熏起来,会有淡淡的茶油香味,那还是很好闻的。

     只有到了夏天了,天气热起来,就经常可以看见她在河里洗衣服,或者是因为我小时候比较多在小河里打鱼的缘故,所以总记得她在小河的缺口那里搓她那永远不变的蓝色的粗布衣服。洗好了从我家门口颤颤巍巍的走过,有时候我家那狗追着她,她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,我那时候甚至觉得她好勇敢。
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